返回书页 | 手机阅读

若侠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离凰

第199章 难道是,五叔?

上一页 ?????? 返回目录 ?????? 下一页

????“荒唐。”薄钰扯了扯唇角,一副打死也不相信的表情,“这灵芝长在山壁上,若说是他人种的……难不成还长胳膊长腿的,又或者腾云驾雾?再说了,这血……灵芝还能嗜血吗?总归是以讹传讹的居多,沾上点青苔或者什么的,就被传成是血。”

????这么一说,倒也在理。

????春秀翻个白眼,“小不点,我说的是打听到的消息,你这厢辩得一清二楚作甚?爱听就听,不喜欢听就当做笑话里听,横竖现在所有人都称这灵芝为诡灵芝。”

????“诡灵芝?”沈郅抿唇。

????“是呢!”春秀点头,“反正我听着这名字就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,还是莫要靠近为好。这东西长在这崖壁上,不知要害死多少人,沾上多少条人命!”

????沈郅没说话。

????因着有毒虫蛇蚁的,虽不知会不会致命,但沈郅也不敢拿阿左阿右的性命开玩笑,便只得打道回府。

????下山的时候,还有不少人正背着成捆的绳索往山上去。

????“都是赶去送命的!”薄钰压着嗓子,凑在沈郅耳畔低语。

????众人站在一旁,瞧着那些人不断的往山上去。

????果然是应了那句话: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。

????“小王爷,咱们还要继续留在这里吗?”阿左问。

????沈郅也不知道,是不是要继续留在这里,这诡灵芝的出现,是否真的会和母亲扯上关系?死去的马,诡异的灵芝,还有不再出现的噩梦……

????种种交织在一起,沈郅便有些凌乱了。

????他终究只是个孩子,有些东西委实不是他这个年纪可以承受的。

????回到客栈的时候,孙道贤还在睡着,似乎真的病得不轻。

????“这软包子若是一直这样下去,可怎么好?”春秀皱眉,“这就是拖后腿的征兆啊!实在不行,半道上丢了吧,谁稀罕就让谁捡了去!”

????薄钰摇头,“身无半两肉,怕是没人要!”

????“你们!”孙道贤鼻音浓重的坐起身,眼皮子肿得厉害,“我都听到了,你们商量着要在半路上把我给丢了!我告诉你们,本大爷是宁侯府的世子,谁敢把我丢了,本世子就……哈欠!哈欠!”

????“瞧,一想二骂,可见你这人结怨不少。”春秀冷嘲热讽,“罢了,看在你是病人的份上,回头给你丢医馆门口,说不定医馆大夫家里有个漂亮的小姑娘,正好缺个上门女婿,让世子占个便宜,被捡了去,做个倒插门的!”

????孙道贤“呸”了一声,“滚!”

????屋子里的人便不再理他,顾自说起来这“诡灵芝”的事儿。

????孙道贤心里痒痒,这么好玩的事儿竟然都没带上他,想来都是可惜又可恨。竖起耳朵听着,越听越喜欢,可又插不上嘴,这滋味可想而知!

????“这诡灵芝,好吃吗?”临了,孙道贤插了一嘴。

????众人回头,一个个极为不耐烦的瞪他。

????但也只是瞪了一眼,便没人再理他。

????孙道贤撇撇嘴,“不告诉我,我也有法子知道!”

????春秀轻叹,“真能瞎吆喝!让你看铺子的时候,也没见着你这般能扯淡!”

????“哎哎哎,你还真别说,我还真的知道这诡灵芝的来历!”孙道贤揉了揉不舒服的鼻子,嗓子里有些干痒,他下意识的咳嗽两声。

????在旁人看来,这就是要卖关子。

????于是,更没人愿意理他了。

????“哎哎哎,你们怎么都不理我?我是真的知道!”孙道贤轻哼,“真的真的!真的真的!”

????谁让他平素不老实,如今想说句实话都没人相信,这大概就是报应。

????“还记得当初沈大夫救钱初阳之事吗?我们是一道出去的,也曾遇见过一株诡灵芝。”孙道贤托腮,无奈的望着这些人的背影,怎么就不信他呢?

????春秀和沈郅回了头,薄钰有些发愣。

????“你们是不是信我了?”孙道贤诧异,满脸惊喜之色,“是不是?想不想听我继续说啊?”

????春秀挑眉,“你说的是当日……”

????“对对对,就是那次,我和关傲天,还有钱初阳一道出去游玩之事。”孙道贤裹紧了身上的被子,只露出个脑袋在外头,说话之时还不忘吸了吸鼻子。

????因为吃了药,孙道贤有些浮肿,瞧着好似有些倦怠,却又硬撑着精神,非要跟他们说一说自己的游历。

????“你继续说。”沈郅道。

????孙道贤笑嘻嘻,“终于信我了,对吧?”

????“让你说就说,废什么话?”薄钰不耐烦。

????“那次我们出去玩,半道上遇见过一个老头,不对,应该是臭乞丐!浑身发臭,脏兮兮的,满头都是杂毛,瞧着真是……啧啧啧!”孙道贤直摇头,那嫌弃的表情,好似现在还能瞧见那臭乞丐。

????“说正事!”春秀瞪了他一眼。

????这人说话不靠谱,经常跑偏,得时不时的给揪回来。

????孙道贤翻个白眼,他说得这么形象生动,这帮人怎么全是这般表情?罢了罢了,大人不记小人过。

????“那老头得了一株诡灵芝。”孙道贤那神情,就好似在说鬼故事,唇线紧抿,好似很了不得,“熠熠生辉,色彩斑斓,听说能活死人肉白骨,能……”

????“你咋不说吃了能上天呢?”春秀怒怼,“再不好好说话,就把你丢青楼门前,让你这辈子逍遥快活死!”

????孙道贤扯了扯唇角,“最毒妇人心,罢了罢了,好男不跟女斗!”

????毕竟,他怕她一拳头薅死他。

????“你说具体点!”沈郅听得仔细,这些事,保不齐会和母亲扯上关系,他自然是要弄清楚的。

????“那老头很是奇怪,也不知道从哪儿弄来这么一株诡灵芝,我瞧着他掰碎了一点,那灵芝竟然流血了!”孙道贤继续说,“后来钱初阳想花钱买下来,结果老头压根不理他,不理人也就算了,还拿针扎人……害得钱初阳笑了足足一天,最后下巴都笑脱臼了才停下来。”

????“针?”沈郅猛地站起身,“那马不也是扎了针吗?”

????薄钰连连点头,“对对对,也是针!”

????这诡灵芝的主人,可能是同一个人。

????“那灵芝是从哪里得来的?”沈郅忙问。

????“老头就是怪人,压根不说话,一开口就说胡话,一会说钱初阳要遭灾,一会说关傲天要死了!于是我们就联手把他揍、揍了一顿!”说到这儿,孙道贤下意识的看向春秀。

????春秀鼻间轻哼,“真是好样的,人家不卖你,你就打人?若是年纪大一些,还不得被你们几个兔崽子给揍死啊?”

????“当时是一不小心……”孙道贤快速捂住嘴。

????嗯,他什么都没说。

????春秀骇然瞪大眼睛,“真的打死了?”

????孙道贤想了想,一动不动应该是打死了吧?

????“打死了没有?”春秀又问。

????薄钰干笑两声,“姑姑,您这就不用问了,看看他那样子,肯定是失手打死了呗!”

????听得薄钰将“失手”两字咬得颇重,春秀的火气瞬时上来,“你们这帮……”

????“谁说死了!”孙道贤扯着嗓子,大概是因为喊得太大声,竟是止不住咳嗽起来,“没、没死全!”

????沈郅倒了一杯水递上,“世子,能否说得仔细一些,这诡灵芝许是对我有用。”

????孙道贤咕咚咕咚将杯中水喝得一干二净,皱了皱眉头瞧着眼前的沈郅,“我知道,你是想找王妃,你们这一路上一直叽叽喳喳的说着,我都听到了,时间久了也就听明白了不少。我这人呢,虽然平素喜欢胡闹,但我也知道一个道理,爹娘就一个,没了就真的没了!”

????父母在,那是根。

????没了根,便是浮萍。

????“世子!”沈郅很是恭敬的行了礼,“请您告诉我,那个老头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????孙道贤点点头,紧了紧手中的空杯子,“那个老头,瞧着像是被打死了,但可能没死,因为后来我有点不放心,就让人回头去看,尸体不见了!所以我料定,他可能只是昏迷,醒了便自己走了!”

????“那诡灵芝呢?”沈郅追问。

????“那老头的诡灵芝,是他自己养起来的,当时还有人来追杀他,不过……有些毒虫蛇蚁出没,把对方给吓跑了。”孙道贤皱眉,“那个老头,当时好像也受伤了!我看到他手背上有血,不过吃了诡灵芝之后,那道伤口便不再流血,而且有些……颜色变淡。”

????沈郅凝眉,“所以,你方才说的活死人肉白骨,是真的?”

????“废话,我说的当然是真的。也就是你们这几个笨蛋,一个都没把我的话当真,还以为我是在吹牛!”孙道贤愤愤不平,“我是真的见到了诡灵芝救人!”

????“那你们当时打晕了老头,为什么没抢走诡灵芝呢?”薄钰问,“这样好,这样神奇的东西,你们三个败家子能不心动?”

????“谁说不是呢!”孙道贤扯了扯唇角,笑得有些尴尬,“可这诡灵芝真的是诡异得很,掰开的那个断口处,里面似乎有虫子蠕动,关傲天拿到手就丢出去了,没人敢捡回来。”

????虫子?

????春秀嫌弃,“大概是长了蛀虫吧?”

????“蛀虫?”薄钰挠挠头,“不是只有采摘之后,未能处置妥当才会长蛀虫吗?怎么,新鲜的灵芝也会长蛀虫?”

????沈郅摇头,“不是蛀虫!”

????应该是蛊虫!

????那个老头……会是谁呢?

????“谁也不知道,这老头后来去了何处。”孙道贤撇撇嘴,“不过我瞧着他那般模样,大概是活不了多久的,浑身臭烘烘的,臭都得给臭死了!”

????薄钰轻叹,“好吧,线索又断了!”

????这可如何是好?

????春秀瞧着沈郅眉心紧蹙的模样,满心满肺都是心疼,可她又能如何呢?沈郅一心要找到沈大夫,若是找不到,怕是这辈子都不会解开这个心结。

????心结,很容易变成死结。

????沈大夫,到底在哪呢?

????…………

????沈木兮醒来的时候,只看到明晃晃的光晕在眼前晃悠,她试图挣扎了一下,奈何却无法爬起来,只能躺在木板床上,吃力的大喘气。

????这到底是什么地方?

????外头的风,嗖嗖的刮着,冷得厉害。

????脑子渐渐的清楚起来,身上的麻木感也渐渐的消失了。

????终于,沈木兮爬了起来,“这是什么地方?我为何会在这里?”

????“你的皮是假的!”有人在暗处说话。

????沈木兮骇然扭头,心头吃了一惊,“你是什么人?”

????“我是……是什么人呢?”黑暗中,老头慢慢悠悠的走出来,“我是个见不得人的人!”

????沈木兮下意识的紧了紧袖中的拳头,想着找点防身之物,若是这老头轻举妄动,她也能……谁知,袖中的针包消失了,摸向自己的发髻,连发簪都失了踪。

????一根,不剩!

????“别白费力气了!”老头轻叹,“自己的命都快保不住了,还想着要别人的命,果然……最毒妇人心。”

????沈木兮咬咬牙,“此番到底谁对谁错,还需要我连辩驳吗?明明是你……”

????“我什么我?”老头嗤之以鼻,“我的银子长了腿跑你的包袱里去了,你还给我,乃是天经地义之事,我有什么错?”

????“你!”沈木兮从床榻上爬下来,颤颤巍巍的往光亮处走去。

????她一刻都不想留在这里!

????身上的回魂蛊不知何时会发作,若是不尽快回到大漠,回到古城之中,只怕……回魂蛊苏醒之时,就是生灵涂炭之日。

????她不能让这种事发生,否则早晚会祸害到自己的至亲,儿子、父亲、乃至于兄长,以及所有她在乎的,和在乎她的人。

????老头不说话,只是看着她往前走。

????然则下一刻,沈木兮骇然怔住。

????光亮的尽头,竟是万丈悬崖!

????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沈木兮冷喝,“我要离开!”

????“走啊!”老头摆摆手,“走走走,我又没让你留下来,你尽管走!”

????沈木兮咬咬牙,“这是悬崖!”

????“我管你是不是悬崖,你不是要走吗?走走走,只管走,没人拦着你!”老头转身朝着一旁的石室走去,压根不打算理她。

????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沈木兮厉喝。

????这老头,怪异得很,竟还是没有理睬她,连姓名都不曾告知。

????沈木兮狠狠跺脚,瞧着洞外的状况,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,她趴在洞口往边上看,竟然看见了一株灵芝……且瞧着这灵芝的模样,与寻常的不同。

????根部竟是色彩斑斓之色,而这叶面部分,还有些斑驳如血色的痕迹。

????这是什么?

????师父的册子上也没记载过这东西!

????沈木兮伸了手过去……

????“你最好别动!”

????身后一声喊,惊得沈木兮差点扑出悬崖,所幸牢牢抓住了一旁突出的石头,这才捡回一条命,可胸腔里却是砰砰乱跳得厉害。

????心,差点跳出嗓子眼。

????脊背上,惊出凉薄的冷汗,险些就这样摔死了!

????“那是诡灵芝!”老头白了她一眼,“当客人就该有当客人的觉悟,再敢轻易碰我的东西,小心我一脚把你踹下去!”

????沈木兮面色发白,“诡灵芝?是你的东西?这到底是什么地方?”

????“你不是想找个地方躲起来吗?这地方适合你!”老头站在洞口。

????络绎不绝的采药人,从上面攀着藤蔓爬下来,却又一个个铩羽而归,谁也近不得这灵芝,何况是摘取。

????“你怎么知道?你到底是谁?”沈木兮惊恐的打量着他,这老头……到底还知道多少?她下意识的捂着自己的心口位置,这地方藏着太多秘密,断然不能被人察觉,否则是要出大乱子的。

????若是遇见居心叵测之人,恰似陆如镜这般野心勃勃,势必会掀起腥风血雨,到时候可就不好收拾了。

????“我是谁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有人在找我,我要出去玩了!”老头忽然转身,高高兴兴的跑开。

????沈木兮愣了愣,等她回过神来去疾追,却是再无人影。

????这山洞里,有几间石室,要么摆放着凌乱不堪的杂物,要么摆放着厨具,剩下的就是一间房,大概是用来睡觉的,但却连一床像样的被褥都没有。

????也不知道这老头到底是谁,是怎么进到这半山腰的山洞,又是如何防着山洞外的采药人,而不被发现?

????沈木兮眉心微蹙,愣愣的站在门口。

????最后一间石室内,满室的黄符……是怎么回事?

????还有,老头说要出去玩?

????找谁玩?

????沈木兮环顾四周,这地方似乎也没什么机关密道,不过老头能转瞬消失,应该是有出路的,且找找再说。她是断然不能留在这阴森森的山洞里,毕竟回魂蛊本就阴气重,这两相叠加,只怕会发作得更厉害。

????蓦地,她骇然僵在当场。

????等等,回魂蛊好似……很久没发作了?!

????这老头,到底是什么人?

????什么人?

????要饭的……

????安城的大街上,人并不多,但乞丐也不少。

????越往曹青州走,越是穷山恶水,到处可见成群结队的乞丐,是以不足为奇。

????孙道贤这会有些高热,底下人去买药。

????沈郅一时半会也走不了,只能暂时留下来,总不能真的把孙道贤丢了吧?

????“这孙道贤真是比娘们还娘们,淋了点雨就成了这副德行!”薄钰喋喋不休,“等他病好了,就让他回东都去,免得给我们拖后腿。”

????沈郅点头,也没反驳,“好!”

????他们此行是出来办事的,自然不能一直这样耽搁下去,孙道贤是宁侯府世子,重不得轻不得,又是娇生惯养的,委实不适合跟他们一起走。

????忽然间,有个黑乎乎的东西冲过来,阿左原是要去拦着,谁知那影子却直接摔在了阿左跟前,紧接着便是“嗷嗷”的乱叫。

????惊得沈郅一行人,皆是满脸懵逼。

????这是作甚?

????“怕是遇见了找茬的!”薄钰道,“没瞧见吗?还没推就倒了,肯定是要钱呗!”

????沈郅敛眸,“阿左,给点银子,莫要惹事!”

????“是!”阿左当即放了一锭银子。

????眼见着沈郅要走了,那黑乎乎的乞丐老头又开始满地打滚了,“饿死了饿死了!”

????“饿死了就拿着银子去买吃的!”薄钰居高临下,满脸的嫌弃,“臭死了,滚远点!”

????沈郅眉心微蹙,但也没说什么。

????老头一咕噜从地上爬起来,黑乎乎的衣裳,破破烂烂的挂在他身上,只瞧着这人蓬头垢面,将一张脸遮得严严实实,压根瞧不清楚长相。

????沈郅眯了眯眼眸,不知他为何盯着自己看。

????莫非暴露了身份?

????“站住!”阿左阿右挡在沈郅跟前,“你想干什么?”

????“小娃娃好漂亮,瞧着是我认识的。”老头双手叉腰,骄傲的抬起下巴,“哼,哼!”

????这两声哼哼,像极了脑子有病的疯子!

????“怕是个傻子!”薄钰压着嗓子低语,“我们不跟傻子玩,走!”

????沈郅点头,抬步就走!

????“哎哎哎,别以为我没听到,你们说不跟傻子玩?”乞丐老头大步靠近,却被阿左阿右拦着,当即就怒了,“你们再说一遍!有本事跟我打一架!”

????“看吧,我说什么来着?傻子!”薄钰摇摇头,牵着沈郅的手,“我们回客栈,这地儿偏僻,傻子太多!”

????沈郅皱眉瞧着那老头,心里有些怪怪的感觉。

????“谁是傻子!你是傻子!”老头扯着嗓门大喊,拼命的推搡着阿左阿右,“闪开闪开,我要找这小子算账,敢说我是傻子,我得……我得……薄家的两个小子,给我站住了!”

????沈郅和薄钰几乎是同时站住的,双双转身,动作齐齐整整。

????两张小脸,皆浮现出不敢置信的神色。

????薄家两个小子……

????薄,乃是当朝皇姓。

????谁敢在大街上这样叫嚷着?

????薄钰手里一空,只见沈郅抽了手,竟缓步朝着那老头走去,心下一紧,“你别过去!他好臭的!”

????“你是谁?”沈郅抿唇,总觉得这人的眼睛有点……瞧着有点熟悉。

????明明不曾见过,但从骨子里透出来的,一种血脉相连之感。

????那眼睛,好像与父亲有几分相似。阿左阿右岂敢让沈郅靠近,只能拼命的拦着。

????“你是不是……”沈郅心里有些微颤,难道是,是五叔吗?

????薄钰忽然歇斯底里,“沈郅,沈郅!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,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